没动力。

雨后天晴 07*

目录

*修改了最后五虎退登场部分。

------------

    刚睁开眼,通过气流感觉到有东西迎面飞来,山姥切国広下意识的拔出刀砍向那物。刀刃落空,那物似是消失了。

    “…够狠啊,差点砍到我手。”

    山姥切站在雨行的卧室正中,雨行站在他前面,揉着左手。

    雨行在山姥切呆滞的双眼前晃了晃手,“哟!还记得我吗?”

    “……、对不起!”山姥切弯下身,正准备土下座道歉但是被雨行制止了。

    “哎道个什么歉,我刚才是在夸你。”

    山姥切偏过头,“可是昨晚……”他知道雨行肯定还在生气,生他擅自使用维持人形的灵力为他疗伤的气。

    “嗯,很有自觉嘛。来来来,我们坐下来谈谈人生。”听到这句话山姥切开始头疼,每次主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往往伴随着一段冗长的说教和心理疏导。知道躲不过,所以索性坐下,正坐低头准备接受雨行的说教。

    雨行被山姥切的举动逗笑了,直道山姆是个好孩子。山姥切汗颜。


    灵力属于异能力,至今尚未得到完整的科学解释,又有使用灵力的妖魔鬼怪作恶,所以自古人类对灵力保持着一种畏惧的态度。然而总有能人异想开天,想要利用灵力以辅助人类。他们开发出了人类体内的灵力潜能,研究出了它的用法,造福了世界。在东方他们是阴阳师、道士,在西方他们是魔法师、神灵转世。

    自从来自未来的威胁被世界领头的人们察觉到后,通过调查和研究,组织了一个利用灵力驱使武器的一种人,正式名为器士(天朝的说法)。他们被派往各个时间线,维护各国的历史。但是由于这个新人种的开发挑战了世界中那些古老、历史久远的家族氏族等组织的权威,又因为这所谓的“来自未来的威胁”并无有力的证据,因此各个家族对这个威胁并不上心,只想排除有害自己家族利益的事物,所以对组织是百般阻碍。可见这个历史维护组织的诞生极为不容易。即使诞生,也不被世人接受,最为必要的后援势力也因此逐渐减少了对这个组织的关注。

    如今,在雨行成长的时代,这个组织已经只剩下一片虚壳,内部势力分成几派,难以有大作为。又因为这个空有其表的组织无法做到拉拢真正的灵力大家,而又因为年轻人容易被异能和金钱吸引,所以器士以年少气盛的年轻人居多。


    灵力的使用对人类的影响时好时坏,比如山姥切所使用的方法就有副作用。灵力能够做到治愈伤口,但是与此同时使用的人身体上会出现同级别的伤势。此伤属于内伤,并不会显露出来,若是人类,极难恢复。山姥切国広被雨行赋予灵力,将灵体实体化。由于他属于“神”,并非人类,所以副作用被变相消除到一点点。

    那个只剩一点点的副作用就是消耗神最重要的事物:小部分记忆。这样失去的记忆属于正常遗忘,本人并不会察觉。

    神,在现世的定义里,是那些纯粹用精神存活的生物。在驱使灵力上面,它们确实能够做到传统神仙定义中的无所不能。但是因为没有灵力来源,所以它们只有燃烧精神才能做到无所不能。若是精神被燃烧殆尽,神会死亡。而且记忆属于精神的一部分,是主要形成人格的那部分,对于神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一部分。


    雨行不希望周围的任何人再失去记忆,他已经不想再品尝它所带来的痛苦。所以每当有谁想要用这个方法帮他治疗伤的时候,他都会拒绝。但是山姥切却总是喜欢偷偷的使用灵力帮他疗伤。他已经苦口婆心的和山姥切谈过很多次,可是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雨行不确定山姥切究竟失去了多少记忆,虽然至今没有什么大影响,但他仍旧担心不已。


    垂下眼帘,藏住眼中含着的情绪,吩咐山姥切开始做出阵的准备,然后前往手入室。



    虽然雨行并不期望蜂须贺和青江会来手入室等着他,但是当他拉开木门看到坐满房间三分之一的一群人时,还是有一股暖流冲入胸腔。手入室内不仅坐着伤员的蜂须贺虎撤和笑面青江,还有另外两位虎撤兄弟,压切长谷部,御手杵,江雪和宗三左文字。

    看到雨行的到来,御手杵点头问好。除了浦岛虎撤有些羞涩的反应,其他人也都正常的示意问好。即使没有了对人类的信任,但是基本礼貌还是有的。

    左文字想必和他们解释了关于手入的事情,所以没有了尴尬之后纷纷来手入室……围观?

    ……其实雨行猜不出其他人是来做什么的。

    “主上,要麻烦你了呢。”青江先开了口,对雨行笑道。

    昨天你怎么就不要我麻烦了?

    其他人没有做什么表示,雨行也懒得去询问他们的来意,只不过戒备是不能放下的。虽然这些人和那些稀有刀相比,要显得和蔼,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不会冷不防地背后捅他一刀(字面意义)。

    “嗯。”不显任何情绪,雨行只是简单的答应了,卷起袖准备手入。

    “失礼了。”江雪左文字朝雨行行礼,和宗三离开。

    重复一遍给宗三手入时的程序,青江就修复好了,灵力消耗不多。

    正当雨行修复完毕,准备给青江恢复人形的时候,被压切长谷部拿走了青江本体。

    “不麻烦主了,青江可以自然恢复。”说完一笑,对雨行鞠躬,带着御手杵离开。

    当刀剑手入,修复完毕时并不能立刻恢复人形状态,灵力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凝聚实体化。审神者可以通过从本体注入灵力来将这个过程缩短至没有。

    原来如此。

    这时雨行才意识这些人的来意,只不过是来取走修复好的同伴而已。这么做,估计是害怕雨行会做什么手脚。

    再重复了一遍相同的手续,雨行把蜂须贺修复好,长曾弥也拜托了自然恢复,然后兄弟二人离开。


    灯火随滑门关闭的声音摇曳,那一声响在空旷的手入室里回响着。

    雨行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背对门正坐在中间。他没有动,连呼吸也很轻,几乎看不到胸部起伏。

    他的世界一片灰暗,刚才几位刀剑的不信任举动让他沮丧。

    过了好久雨行也没有动,直到木门再次被打开。



    “主人!”一声充满元气的声音传来,浦岛虎撤居然又回来了。

    雨行站起转过身,好奇地看着他。

    浦岛手上拿着一个娇小的玉匣子,塞到雨行手里。“主人,”说着脸有些微红。

    “这个给你。”雨行对他奇怪的举动挑眉。浦岛说完也没有看他的表情就慌忙跑开了。

    这家伙……打量起玉匣子,雨行准备打开看看。

    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门边露出浦岛的头,用匆促的口气说道,“啊、对了,最好在夜晚,你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打开。”说完踏着小碎步离开。

    ……真可爱啊。可以看出,刚才在叫他的时候,还在因为昨天他拿刀对着雨行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

    本来灰暗的心情因为浦岛再次明亮起来,掂量掂量手上的玉匣子,打消了现在就打开的心思。

    他准备晚上打开,倒要看看,小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午饭后。

    山姥切抚摸着马的脖子,把它牵到雨行面前。今天出行的只有雨行,山姥切和一队等人,那一班轻步兵被雨行留在了攻略下来的驻地。跟昨天比,来送行的人多了几位。也不知是为何,一队几人也比之前多了几分干劲。

    有了马代行,去往营地的时间省了不少。

    营地已经整理好,俘虏大多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或者无家可住的游民,参加军队不过是为了糊口饭吃。一些俘虏在听到倒戈后能够拿到更加丰富的薪酬之后,几乎全部转换阵营,加入雨行的队伍,剩下一人则放走。


    待夜色降临,山姥切与二十四个式神潜入城市,在暗处静候消息。同时,两批轻步兵潜伏在东门外,防备着东门的历史篡改者军队。雨行则带领一队潜入城内,向着城主府出发。同田贯正国,被雨行用太吵的理由留在了营地。

    ……陪伴他玩的还有几个灵智高的战斗式神。

    一路上,雨行和一队陆陆续续的暗杀着挡路的守卫。计划进行顺利。只是在杀到城主卧室时,被发现,使历史篡改者有了反抗的机会。但是因为传信的人已经被杀掉,敌人无法将城主府的消息传达出去。最终篡改者被杀,城主选择了投降。到此计划还没有完全成功,东门还守有一名历史篡改者。不过有了城主的帮助,解决最后一名敌人就显得轻松多。

    从这次事件可以看出,被派来的这两位历史篡改者对战场不是特别了解,两次都被雨行轻易的得逞。

    这要感谢在银莲本丸的各位刀剑,是他们卓越的兵法让雨行存活至今。

    还守在东门的那一位,在战场上估计也比现在的雨行要差不少。可以想象最后一战会同样很轻松。雨行收回之前对会津的评价,他觉得这个时代很可能仍旧只是“新手图”的难度。

    这不是flag。

    雨行默念,抑制住轻视的想法,面对最后一位历史篡改者的时候他将全力以赴。


    “这、这位大人。”肥胖的城主弯腰站在雨行旁边,打断了他的沉思。谄媚一笑,将怀中的木盒交给雨行。“这是小人的一点点心意……”然后开始了对这把刀滔滔不绝的夸赞,掺杂着一两句宽恕他的话语。

    雨行没有理他,注意力放在木盒上。打开来看,里面放了一把短刀。长度不到半米,刀鞘显白色,上面点缀着黑点,显得十分秀气。

    雨行眼睛盯着短刀,抬手示意城主安静,将他赶出房。

    待大门关紧,拿起木盒,到一片空地站着。

    左手握着刀柄的手往里注入灵力,然后慢慢地拔出此刀。


    一片刺眼白光充斥着整个房间,但是被结界挡住,无法渗透至房外。雨行眨着眼,想要恢复视力。

    这时传来一道少年的声音,怯懦着:

    “我,是五虎退。那个……没有击退。对不起。因为,老虎们很可怜啊。”

    雨行觉得眼前凭空出现一支樱花,瞬间绽放凋落。站在飞舞的樱花瓣前是一个只到他腰部的白发少年。身穿黑色军服,短裤长袜和高跟军鞋。

    (没有老虎)

-------------------------------------

银莲是雨行到暗黑本丸之前,正在管理的本丸的代号。是雨行接管的第一个本丸,黄梅是第二个。

五虎退的台词直接搬了neta屋的翻译,有什么不妥请跟我说。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