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动力。

雨后天晴 09(加更)

设定有更改:暗黑本丸的持续时间将延伸到六年,第一任两年,第二任四年。


黄梅幸存刀剑全员黑化倾向注意,不是刻意要黑角色的。


注意:角色性格有些崩坏,世界观很有病。


目录


-------




    “不要老是愁眉苦脸嘛,来、来、喝点酒,消消愁。”次郎太刀站不稳脚,左右晃悠手里的酒壶,对着烛台切光忠妩媚道。


    烛台切皱眉,“少喝点、就算是神,喝多了也对身体不好,”说着作势要拿走次郎的酒壶,被他躲开,只能继续劝说:“会影响战斗。”


    “不会!”说着夸张的挥舞着大太刀,“人家可是越醉越猛哟~?”


    烛台切躲开大太刀的锋芒。看着他连站立都费劲,脸颊红着,一副酒鬼的样子,很是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哎…不管怎样,还是做好准备吧。我们可能需要迎接一场大战。”


    “大~战?那个小子能有什么本事?嗝。”次郎似乎终于到断片的阶段了,身体开始向地面倾倒。烛台切眼疾手快接住了他,趁机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空酒壶。


    “哎。”再次叹气,不知是烦恼该如何处理次郎还是在担心接下来将要面临的战斗。


    “我来吧。”石切丸恰到好处的出现,接过烛台切身上的次郎。


    “啊。麻烦了。”“哪里。顺势帮他清除一下身上的不净之气。”石切丸喜欢以清除不净之气的理由逼迫别人洗澡。


    烛台切也是乐意看到次郎洗掉一身酒味。将酒壶放回原来的位置,烛台切若有所思的看着坐在房间里的太郎太刀。


    似乎已经将心理状态调整到巅峰状态,正闭目养神盘坐在壁龛前面。


    次郎胡闹至醉倒,然后被烛台切或者其他人扶走已经是日常。


    黄梅本丸自第二任审神者继任之后几乎一直保持着现在的日常。粟田口的几个弟弟们围绕着一期一振活动、次郎到处晃悠着要酒喝、守护派的人管理本丸各种杂事、真选组、四花和三日月随着少女四处出阵。总是千遍一律,简简单单,很平常的日常生活。


    除了……不停更换的同一批刀剑。那是旧的刀剑男士因战亡而离开,又有新的同样刀剑被锻出或者捡回。永远都是同样一批人,因为他们对少女来说并不重要。


    一直留下来,不在战场的人们不是没有同情他们,挽留他们。但是在经历了几批更换之后,已经麻木。


    “消耗品”,他们是这样称呼总是更换的普通刀剑男士。消耗品已经无法融入他们的生活了,他们…已经不再是黄梅本丸各位曾经认识的同伴、战友。


    于是两者之间产生了隔阂,一个无法跨越的隔阂。


    消耗品无法理解少女的“爱刀”们为何不反抗,将她的所作所为揭发,让大家从她的魔爪中解放出来。爱刀们则有着消耗品不曾经历过的辛酸苦难,他们早已麻木,甚至喜欢少女的观念和行事。双方都无法理解对方的行动,也就形成了双方的对立形势。


    这种情势下的一期一振非常痛苦。因为他的一些弟弟,也是所谓的消耗品。加上有一部分人因心善,虽然麻木但是还是关心着消耗品的生活,总是与他们接触。因为平常两派人分开居住,所以那些孩子是两派唯一沟通的桥梁。




    这样的日常在新的审神者和雨行来后也没有改变过,好像时间从少女来到本丸的那一天开始就静止了,所有人固执的保持着一样的日常生活。


    这里是他们的世界,如今没有少女来维护他们的世界了,那么就只有将入侵者杀掉,直到这个世界再次回归清静。




    “是啊。杀掉了就可以了。”三日月宗近独自一人站在草地上,仰望星空。


    “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活’下去。”


    “将‘他们’替代——”







    “……看来是成功逃出了。”山姥切喘道,衣服被鲜血染红。


    逃离那两个怪物之后也有遭遇敌人,不过庆幸的只是偶尔一两个漏单的篡改者手下余党。大多数敌人都被山姥切原本带着的二十四式神所吸引,成功的给雨行等人制造出空隙然后逃出包围圈。计划顺利的不可思议。就像是老练的水手光凭气味就能预测到暴风雨来袭一样,雨行从他从今天行动的结果中能够感觉出,一场浩劫即将来临。


    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的宗三左文字,他垂着眼似是在思考什么。


    如今他们几人躲在一家民宅后院里,距离城主府不远,但是足够隐蔽。


    逃跑过程中不时有好事人家跑到街上看热闹,通过他们的传言得知,一队几人被军队追杀,朝着东门去了。由于至今没有信子从雨行的部队传来消息,所以东门的情况只能通过老百姓之间的传言来判断。


    现在雨行处在一个很尴尬的情景,既不能回本丸搬救兵也不能去东门与队伍汇合。前者因为本丸内剩下的刀剑基本不会伸出援手,后者因为东门情况不明,盲目寻找自己的队伍只会暴露自己的行踪,让篡改者找到。


    雨行暂时能做的就是等,等待新的变化。


    感觉到一股视线,雨行回头发现宗三慌忙的把头移开。


    “宗三……左文字。”走过去,呼唤着低着头的人。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雨行直截了当。


    宗三迷茫的看着雨行,“我……”


    “我不会责怪你的隐瞒,但是如果你真的知道什么,请告诉我。”


    宗三轻轻叹气,似是妥协,“他们……我们,只是想要维护属于我们的世界而已。”


    “不被他人左右,像独立的人类一样,自由的生活。”




    ——少女是这样承诺他们的。


    宗三左文字还记得那一天那个纯洁可爱的少女用她的光芒照耀着污秽的他们,用温暖的笑容说着这句话。他因作为刀时的经历,生来讨厌被掌控,所以当听到这样的承诺时,无法不答应。他相信某一天,少女真的能够做到给予他们完全自由。


    直到今天为止,即使少女已经逝去,他也是这样盲目的信着。


    不止是宗三,江雪、以及所有作为少女的爱刀的刀剑男士也是或多或少有着这样天真的想法。


    所以为了维护这样的信念,他们非常排斥那些对他们有着支配和控制想法的人类。显而可见雨行第一天的所作所为几乎触碰到了黄梅本丸刀剑男士的底线。还没有推翻他只是因为顾忌狐之助和他派来的帮手而已。




    今日一队的行动并非组织好了的,仅仅是大家默契的想要将平常的怨气发泄出来而已。不过说是没有被计划,宗三心底还是有怀疑三日月宗近和这些巧合事件的关系。


    以及雨行“可随意行动”的承诺的激励了他们。


    宗三说到这里时用余光看了眼雨行的脸色,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虽然是自发的单独行动,但是一队几人还是有意识的聚在一起,向三日月等人靠拢。然后宗三坦白,其实三日月带着几队人一起来到了会津的这个小城,为的就是将雨行杀掉,伪装成意外。听到这里雨行反而放心了,他不怕他们明确的对他表示杀意,反而如果这么久都没有一点动静他会变得担心害怕不已。


    如今想必对方已经收到了关于他处境的消息,正准备联合篡改者将他一举拿下吧。


    宗三知道的不多,他已经将他所知道的关于三日月几人的消息全数告诉了雨行。然而有几分真假,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是这些消息已经足够了,雨行等的就是这样的“变化”。


    若有所思的将视线移到五虎退身上,脑袋灵光一闪,终于察觉到了他之前一直忽略的一件事情。







    “哇、主人!动作……轻点!”五虎退软弱的抗议着。看着雨行的一举一动,提心吊胆,每当他下手略重就焦急着用小小的声音抗议。


    “嗷~呜。”五只白色小老虎在地上挣扎着想要逃离雨行的魔爪,然而总是在跑开两三步后就被透明的墙挡住,然后被抓回。


    “乖,别动。”尝试着柔声安慰,但是完全没有效果,小老虎们就是不配合。


    有些气馁,雨行只好抱胸看着几个在小型结界内不停跑动的老虎们。


    “怎么办啊……”


    仍旧没有明白雨行用意的山姥切无奈的看着他说:“主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系张纸而已。”说着晃了下手里的灵纸。


    “系上后用来……?”“坐骑。”雨行歪头回道,不明白山姥切的疑惑。但是听到这样的回答,山姥切反而更加疑惑。


    “哈…小五你也是,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早知道有小老虎们在我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了。”对雨行略带责备的口气五虎退心里涌起一股委屈的心情,眼泪开始灌满眼眶。


    “啊啊啊、别哭、小五乖,我不是在怪你。”看着五虎退有嚎啕大哭的趋势雨行赶紧安慰起,摸着他的头。“我只是很高兴,啊、高兴有小五在,不然的话我们就更难过了。”


    “呜?”五虎退不解。


    “来,把它们压住,让我把这个系上去。我保证不伤害它们。”


    五虎退被最后一句说服,于是照做,在他的帮忙下,小老虎们变得温顺许多。雨行终于将纸片系在它们的脖子上,然后开始施法。


    五只白色小老虎们在光芒闪烁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最后成长至高一米六,长两米的大小。


    “嗷呜——!”


    “嗷呜——!”五只威武雄壮的老虎在民宅中畅快咆哮着,使得周围人家哗然不已。


    五只白老虎个个高壮如牛,肌肉结实健美。黑色花纹呈王字刻纹在白色亮丽的额头皮毛上,一展山中之王的霸气。四肢粗壮有力,隐藏在足趾内的尖爪仿佛随时都能将猎物的脖颈撕碎。尾巴如钢鞭,勾勒出了它们形体流线,给人一种身处于山墨水画的错觉。纸片变化成铁链,将五只白老虎束缚,不让它们随意破坏。即使如此,仅仅站在一旁也能够感觉到一种震人心魄的威力,如磅礴千山压下,让人缓不过气。


    五虎退睁大了眼跪坐在地上。山姥切和宗三也均未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目瞪口呆的站着。


    只有雨行骄傲的抬起头,用狂热的眼神看着面前五只庞然大物。




    ——转机来了。




------------


快看!我其实一直都有在加更+补更哦?快夸我!【泥垢

 
评论(8)
热度(37)